独家专访金磊:“清华帮”网易有道要做教育界的京东

分享到:

短T、牛仔裤、拖鞋、发量还算多,西班牙、法国自行车骑行赛的常客。

这就是雷锋网对金磊的第一印象,像大学里的“学长”,不像副总裁,不过他的确是,并且还负责着网易有道旗下最成熟的业务——品牌广告及效果广告,以及唯一的 To B 业务——有道智云。

金磊在清华计算机系拿到硕士学位后,进入了英特尔上海公司的一个研发岗位,用他自己的话解释入伙有道——周枫说“你来吧”,金磊就来了。和金磊一样先后被“召唤”的人还有好几个,这也让有道成了不折不扣的“清华帮”。

金磊的随性、简单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代表这些“清华帮”的特质,同时也和有道的产品很相似。

截止到今天,有道做了数十款产品,比如有道词典、有道翻译官、有道精品课、有道口语大师、有道云笔记等,总用户达到8亿。这些产品在功能上都非常简单,专注于解决某个具体问题,比如词典解决查词的问题,翻译官解决翻译的问题,口语大师解决口语问题,最后通过用户流量来进行变现,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思维。

有道智云的出现,让有道在打法上有了一些变化。

 

借 AI 发力 B 端

有道智云的由来,其实并非“计划之中”。

早在2017年4月份,网易有道就正式上线了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神经网络翻译(NMT)技术,在 BLEU(双语评估研究-Bilingual Evaluation Understudy)评估指标下取得了很大进展,并将其应用在各类翻译产品,在用户体验中得到了检验。

此外,基于视觉识别和 NMT 技术,有道还上线了其 OCR 技术,能够一张图片里识别文字区域,并把区域里面的文字提取出来并翻译。

金磊向雷锋网介绍说,在有道智云平台上线之前,有道各项技术接口每天被请求1.5亿次,其中有1亿次来自于第三方,而非有道自己的产品,而这构成了智云平台上线的直接原因。

目前智云平台主要开放的技术有两项,一项是神经网络翻译,另一项则是 OCR,这两项技术目前都已经实现了联网及离线SDK功能。未来还会上线更多 AI 基础能力。而在客户方面,使用有道技术的第三方厂商中既包括了像微信、支付宝、QQ等超级应用,还包括了 360、搜狗等浏览器,以及像华为荣耀这样的硬件厂商。

相比之前单纯布局单一功能 C 端产品而言,智云平台的上线意味着网易有道开始着手 B 端,以更为通用的技术,帮助第三方合作厂商构建面向更多消费者、更多场景的产品。

当雷锋网问及,这样是否会和有道的C端产品构成竞争时,金磊认为,每一个产品都有不同的使用场景,以及面向的不同消费者,有道想做的是通过多种手段、多种渠道,为最多的用户提供翻译服务。金磊举例解释说,有道在近日推出了第一款硬件设备——网易有道翻译蛋。这款翻译蛋的整体重量为65克,大小如同一个MP3,方便随身携带,1000mAh 的锂电池,可以连续使用5个小时。

这款翻译蛋的推出,就是想要覆盖手机 App 无法覆盖的老人、小孩,以及出国旅游不便使用手机的人。对此,金磊也补充,除了方便C端用户日常跨国语言交流外,翻译蛋也可以做成在线问答机、口语练习和评测机等,方便 B 端用户使用。

再次入局教育

虽然依靠着 C 端产品和 B 端技术输出,布局合理,前途光明,但有道的心思却不仅在“翻译”上,而是在教育上。早在2014年,网易有道宣布进军在线教育行业,后来推出了在线教育平台——有道精品课,2016年,有道精品课推出了扶持优质内容和教育工作室的“同道计划”,投入 5 亿打造 20 个教育工作室。

金磊向雷锋网介绍说:

未来有道想要成为一家在线教育公司,但和现在市面上的在线教育产品不同,简单可以理解为“教育界的京东”。

换句话说,有道想要做在线教育领域里的“直营店”,深度绑定教师团队。有道CEO周枫在近期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,但更多的提到了 AI 技术,他认为将 AI 应用在教育领域,主要有两个层面:

第一个是感知和直觉层面,现在已经是AI最擅长的领域,比如图像处理和OCR、翻译和NLP、以及语音识别都属于这个层面。对于教育来说,发掘学习场景,把这些技术产品化是很关键的。

第二个层面是逻辑、常识和情感层面,全面解题、自助智能老师都归属这个层面,学术界目前也正在这个层面上寻找突破口。

周枫还透露有道很快会推出和课程配合的有道智能答题板,能够还原传统的书写场景、即时记录学生的答题情况,方便在线批改。

整体看来,有道正在做和想要做的,是扩大 C 端覆盖,借 AI 发力 B 端,再次入局教育,那么未来有道在其产品逻辑上,是否会发生改变呢?“直营店”的模式是否能在教育领域走得通,我们拭目以待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系作者授权百家号发表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